翻译新闻

口译六项必要条件

来源:网络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04日  阅读次数:   次

这六字词是:业务过硬(competence),精神集中(concentration),全面理解(comprehension),认真负责(conscientiousness),清楚利落(clarity),彬彬有礼(courtesy)。


1. 业务过硬。


作口译工作(当然笔译也一样),至少必须较好地掌握两种语言,母语和一种外语。两种语言应能同样作为输入与输出语。这是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条件。道理很明显,因为译员必须在第一种语言讲完一段之后,立即译成第二种语言。这第二种语言可能是母语,也可能是外语。


口译不同于笔译,没有仔细推敲的时间。连续传译如此,同声传译就更为突出,毫无迟疑之余地。因此,熟练掌握两种语言的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就都不会过分了。例如已故著名英国作家费利克斯·格林在我国作的一次报告中,一开头就说:


"I feel somewhat fraudulently coming here to talk to you about international affairs, as you yourselves are specialized in these matters."


如果平时对中英两种语言不够熟练,就难以立时确切译出原话的精神。根据字典的解释,fraudulent是“欺骗性的”意思(当然那时也不可能现查字典),但是如何与说话的本人联系起来,就要有一定的汉语水平了。这句话拟试译为:


“由于在坐的各位都是研究国际事务的专家,我感到来这里向你们讲这方面的问题,有点儿是招播撞骗。”


2.精神集中。


作口译工作不同于听报告。听报告时,注意力集中的程度会根据各人对报告内容的兴趣大小而有所不同。但是口译员却必须听清发言人的所有论点及其逻辑关系。所以译员如果不全神贯注,仔细聆听,一方而注意到他的表情、语气和手势,一方面还要做些笔记,就不能完成任务。译员在现场的精神状态,应和运动员在比赛时一样,高度兴奋,但不过分紧张;经过一番“头脑转换”,把对方的思想“融”为已有,熟练地用另一种语言表达出来。这又有点儿像演员“进入角色”,演一场另一种语言的话剧。总之,必须高度精神集中,才能充分发挥自已的业务水平。


3. 全面理解。


做好口译不是简单地把一些话逐字转变为另一种语言,这样会变成一堆没有明确概念的单词。所以除了听懂每个单词之外,还必须对讲话的内容确切理解。


当然,不能要求译员对每项问题都非常熟悉。但是作为称职的译员,应对当前国内外重大问题有一定了解。如有可能,在每项重要会见之前,尽量作些准备工作,将会有帮助。例如,在建国初期,英国坎特伯雷副主教约翰逊博士应邀访华时,曾在北京和我国宗教界知名人士进行座谈。由于我当时不掌握国内基督教各教派的外文名称,诸如:长老会、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公会等等,曾一度“卡壳”。幸面当时的陪同是赵复三同志,他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知识,为我解除了困境。我也学到了Presbyterian, Seventh-day adventist, Anglican等等一些教会名称。两年之后,我佛教协会负责人与一位英国佛教人士座谈时,我吸取了上次经验教训,事先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阅读了一些我国佛教的资料,再从大英百科全书介绍佛教的材料中找到相应的英语词汇,诸如Mahayana(大乘),Hinayana(小乘),Sutra(经)等等。这次座谈就进行得比较顺利。


总之,广泛的一般知识和背景材料是帮助全面了解的必要手段。


4. 认真负责。


译员应起的作用就像一座桥梁,使人们能从此岸到达彼岸,语言的差别就像一条河流。所以最有效完成任务的方式就是直接连接两岸,而不弯曲迁回。也就是说,译员必须用另一种语言,忠实地、毫无增减地把一方面的话传给另一方面。如果因为理解有缺陷而产生差距,就必须设法纠正。例如有一次郭沫若同志会见一位著名埃及学者,双方就学术和个人兴趣作了较好的交流。这位学者向郭老说:“You are a real gentleman!”这位客人是受英国教育培养出来的。他这样说,从他的观点出发,是极高的评价,而作为译员,我当时想到的相应单词只是“绅士”,或“女士们、先生们”的“先生”。绅士当然不合适,就只好说:“您是一位真正的先生。”但郭老是很谦虚的人,立即回答说:“我只是个学生。”这个“桥”就搭歪了!如果顺这个思路翻下去,只能越讲越歪。幸而当时又想起另外一个译法,立即纠正说:“郭老,刚才翻得不确切,他的意思是说,‘您是一位真正的君子’。”这样才补救过来。


前面提到“口译不是简单地把一些话逐字转变为另一种语宫”。这是指应该确切理解原话的精神。但作为口译工作的一条纪律是,在没有确切理解情况下,绝对不允许随意编造。翻译不是讲故事,又何况故事一旦开始,很可能发展下去无法结束。万一有些话没有昕明白,从上下文的意思里又得不到解释,那么作为最后一招,只能说:“对不起,我没听明白、可否请您再说一遍。”当然,这是应该尽量避免的最后手段。


根据一本字典的定义,conscienious是to do things carefully and honestly,用在口译工作上,这意味着仔细地将每一点都翻译过去,同时还绝对不能欺骗人地随便乱说。完全编造与双方谈话的真正内容无关的话。这种事也发生过,但这是绝对不应该的。这里就不多谈了。


5. 清楚利落。


一个优秀的口译员,不仅需要思路清楚,而且必须口齿清晰。在翻译过程中,结结巴巴,哼哼啊啊或咬字不清,最能动摇当事人对译员的信心。这就可能导致会谈提前结束或提出调换译员。后一情况也确实发生过。万一碰上,也不必灰心丧气,认为已临翻译生涯的末日!只要吸取教训,加强锻练,以后的日子必然会好过得多。若干年前一位同行就有过这种遭遇。这位同志后来经过不断努力,水平大有提高。不但在口译上很有成就,在政治和外事业务上也有了很大进步,现在是我驻某国大使。这不是要大家都争取作大使,而是说明挫折有时也有助于人的进步。


6. 彬彬有礼。


这是最后的一个C,但绝不是无足轻重的一个。彬彬有礼不是只意味着有礼貌。它还要求对客人风度大方,考虑周到。对客人礼貌相待,自然是不在语下。因为既然请来访问,即使是自费来访,又怎能无礼呢?一个好的译员要做到使客人感觉译员不是一个单纯的外语“喉舌”,而是一个关心他们的需要、希望、健康情况等等的朋友,和他在一起感到愉快。风度大方,即在人前没有不雅观的小动作,诸如挠头抓痒、挖耳挖鼻、大声吐痰或服装不整,这都属于“忌讳”,必须避免。说话时也必须经常用礼貌用语,帮助女宾(指男译员)穿大衣、拿东西,也是应做的事。这样自然会引起对方的尊重和信任,有助于建立和加强友好关系。

(原载《广西外事》87.3)

威海翻译公司

400-631-8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