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新闻

汉语与西班牙语动词比较分析

来源:网络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8日  阅读次数:   次

德国语言学家Homboldt(1836)根据词的结构划分了三种类型的语言:孤立语(isolating language),粘着语(agglutinating language)和屈折语(inflectional language)。一个词代表一个意思,这就是孤立语。用简单词组成复合词而词形和意义又都不变的,叫粘着语。用词尾变化来表示语法关系的叫屈折语。根据这一划分,汉语是孤立语,西班牙语源于拉丁语,属屈折语。下文从两语动词在若干主要方面的不同处理展开分析。


  1.1人称关系与西语动词变位


  西班牙语每个动词都有“有人称”和“无人称”两种可能有的状态。原形动词无人称意义,动词在变位时,具有人称意义。所谓变位,是根据主语和时态而对原形动词做相应的变化,变位还体现式(陈述式、虚拟式或命令式)、体(完成体或未完成体)及主语的数(单数或复数)。西语共有3个式共17个时态,每种时态又有单、复数共6种人称的变化。动词的每次变位都表现出人称,故人称代词往往可省,尤其是第一、二人称的人称代词。例如“你好吗?”用西语表达可以是:Estás bien? 由于变位动词estás体现出了人称,该句省略了人称代词Tú(你)。第三人称包含的范围非常广,除对话者双方外,所有的人和事物都属于第三人称,故对其省略要慎重以避免歧义。例如:“我和罗莎有个约会,她一会儿来接我”用西语表达可以是:He quedado con Rosa y luego (ella)viene a recogerme.该句可省略人称代词ella(她),因该句有两个人称,动词变位viene区别出了人称。“我和罗莎、恩里克有约会,罗莎一会儿来接我”用西语表达可以是:He quedado con Rosa y Enrique y luego ella viene a recogerme.该句不可省略人称代词ella(她),因该句有三个人称,动词变位viene不能精确体现人称。汉语中动词不能表明人称,作主语的人称代词也不能随便省略。


  1.2 西语的动词时态和汉语的“时态助词”


  《中国语言学大辞典》以“时态助词”为主词条,汉语的时态助词主要指常附在动词之后的“了”、“着”、“过”等虚词。这个叫法用得相当广泛但它所表达的并不是动词的“时”范畴,而是“体”范畴。例如“了”这个虚词可以用于下面几句话:


  ① 我吃了一个苹果。


  ② 我拿了钥匙就出发。


  ①句中“吃了”表示讲话前的事。②句中“拿了”是讲话之后的事。这两句话中“了”表示动作由未完成到完成,这正是“体”的概念。有些语法学家把这些助词叫“动态助词”,是指“动作或状态在某一过程中所处的情况,不一定和特定时间相联系”。汉语没有表达动词“时”范畴的语法手段,汉语的“时”要用词汇手段来表达。而西班牙语的“时”在变位时有明确的表达。


  1.3 格


  1968年,费尔默发表了重要文章《格辨》( The Case for Case),“格的语法”由此诞生。该语法理论认为,尽管不同语言中有不同的“格形式”, 但一切语言中都存在“格关系”或“格功能”。格功能表达动词与名词之间的语义关系,代替深层结构中的主语、谓语等概念。费尔默认为,世界上的语言有各种结构类型,主要分为:主+谓+宾,主+宾+谓,谓+主+宾。但这只是表层结构,其深层结构是一样的,在深层结构中,动词与名词的关系是格的关系。例如:在“我读书”中,“我”与“读”的关系永远是施事关系,不论各自的位置如何。


       传统语言学中的格只是表层格,其形式标志是词尾变化或者词干音变,这是某些屈折语的特有现象。在汉语中,名词和代词没有形态变化,所以没有格。格语法中的“格”是“深层格”,它是句子中体词(名词,代词等)和谓词(动词,形容词等)之间的及物性关系(transitivity),这些关系是语义关系,它是一切语言中普遍存在的现象。


  屈折语的格与格语法的格的内涵是有区别的。屈折语的格是语法格,格语法的格是语义格。语法格与句子成分是相对应的,或者说,用词形变化来确定该词在语句中的语法成分就是屈折语的“格”。不是一种变化就是一种格的固定语义,在主动的施事者作主语与被动态的受事作主语时,语法格是一样的,但语义格是不一样的。语义格的意义实际上是指两个事物之间它们在动作的作用下所产生的主动与被动关系,以及这种事理关系用变化形式表现出它们在语句中的充当的语法成分。任何语言不管有没有语法格,也都有语义格,即概念结构关系。语法格是将语义格格式化了,规定在语法中,对使用这种语言的人来说,语义格是十分清楚的。像汉语这种没有明确语法格的语言,虽然有语义格,由于没有语法的规定,其语义格的意识并不强。杜甫有名句:“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秋兴八首》)。信息接受者凭逻辑就可推理出正确语序:“鹦鹉啄余香稻粒,凤凰栖老碧梧枝”。


  又比如“这件事他知道。”凭逻辑就推出正常语序应是“他知道这件事”。“这件事他知道。”用西班牙语表达出来可以是:El lo sabe.其中él 是名词“他”,lo 是宾格代词,代指“这件事”,sabe是根据第三人称陈述式的变位。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变位的存在,不会产生歧义,西班牙语中主语位置比较灵活,不像现在许多语法书都把汉语完全按照到词序来区分主语和谓语。上面这句话也可以说成Lo sabe él。


  西班牙语作为曲折语,具有语法格。动词的直接宾语用宾格代词指代,间接宾语用与格代词指代。西班牙语名词和代词有阴阳性和单复数之分。例如:“那位女教师给我们提了问题,我们回答这些问题”用西班牙语表达可以是:La profesora(“女教师”) nos hace preguntas y las contestamos.“nos”是第一人称复数与格代词,指代间接宾语“我们”; “hace preguntas”是“提问”之意,其中动词“hace”是第三人称单数变位;“las”是第三人称复数阴性宾格代词,指代直接宾语“问题”; “contestamos”是“回答”之意,按照第一人称复数变位。


  西班牙语中,当宾格代词、与格代词同时使用时,与格代词在前,宾格代词在后; 且此时第三人称单、复数与格代词改用其变体se。例如:


  1.“胡安有一辆自行车,但他不想借给你”用西语表达可以是:Juan tiene una bicicleta, pero no te la quiere prestar。其中te是第二人称单数与格代词,指代间接宾语“你”,la是第三人称单数阴性宾格代词,指代直接宾语“自行车”。


  2.“这些是你弟弟的钥匙,你能把这些钥匙带去给他吗?”用西语表达可以是:Aquí están las llaves de tu hermano.? Se las puedes llevar? 其中se是第三人称单数与格代词,指代间接宾语“弟弟”,las是第三人称复数阴性宾格代词,指代直接宾语“钥匙”。


  西班牙语对同一概念用词尽量避免重复,善用长句,变位及各种代词和连接词使之成为可能;而中文为避免混淆,往往延续对同一概念的用词,并常用短句,这也是两语的一大区别。


  1.4 结语


  经由以上分析,对汉语和西班牙语在动词不同处理上我们有了更深的了解,有助于我们更好的进行西汉学习和西汉互译。

威海翻译公司

400-631-8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