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新闻

译洁威海翻译公司分享契诃夫作品的译介

来源:网络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08日  阅读次数:   次

对于契诃夫,通常可以加上两个伟大的头衔,即伟大的短篇小说家,伟大的剧作家。殊不知他还是ー个新闻记者。作为新闻记者,他同样可以称得上是伟大的。1890年4月,契诃夫揣着《新时报》发给他的记者证从莫斯科出发,7月初到达萨哈林岛(中国称之为库页岛),调查流刑犯和劳役犯的生活,在岛上呆了 3个月零两天。据他自己说:“在萨哈林岛上,没有ー个苦役犯,没有ー个移民没有和我交谈过”(致苏沃林的信)。归来后,他断断续续用了长达4年的时间写成了《萨哈林岛》ー书。该书是一部新闻调查类著作,是一部文学著作,同时又堪称是一部严肃的学术著作。1980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此书的译本,名为《萨哈林旅行记》。1997年3月,辽宁教育出版社在“新世纪万有文库”中收入田大畏译的契诃夫文集《莫斯科的伪善者们》,其中也 摘译了《萨哈林岛》的部分内容。作为新闻记者,契诃夫的伟大,不仅体现在萨哈林岛上筋疲カ竭的采访中,也体现在回来以后的长征般的写作过程中,甚至也体现在动身前的大量的资料收集整理中。

契诃夫的小说早在20世纪初叶起就被译成了中文。清光绪丁未年(1907),吴祷就翻译了他的短篇小说《黑衣教士》。这也是有史料记载的最早译本。该小说是根据日本薄田斩云的译文重译的,作者的姓名当时被译为溪崖霍夫,由上海商务印书馆作为袖珍小说在6月间出版。译文后有口译者写的介绍作者的短跋。从短跋中可以看出,日译本是在1904年7月16日契诃夫逝世之后出版的。译者吴祷是我国早期的俄罗斯文学介绍者之一,他除了翻译契诃夫的《黑衣教士》之外,在同一年他还从日文转译了莱蒙托夫的《银钮碑》(即《当代英雄》的第一部第一章《贝拉》)和高尔基的《忧患余生》(即《该隐和阿尔乔姆》)。

接着在1909年,周树人(鲁迅)和周作人合译的《域外小说集》在东京出版,其中又收了契诃夫的《戚施》(《在庄园里》)和《塞外》(《在流放中》)两个短篇,书后附印一段《著者事略》,这段《著者事略》是我国最早论述契诃夫的文字。契诃夫的名字早期有吴祷译的溪崖霍夫,后有译为奇霍夫、乞呵夫、柴霍甫,现在通用的契诃夫的译名则源于这个集子。同年天笑生(即包笑天)译的奇霍夫的中篇小说《六号室》(《第六号病房》)刊于上海出版的《小说时报》上。1915年又由上海有正书局印成单行本。 1916年陈家麟和陈大镫根据英译本翻译了契诃夫的短篇《风俗闲评》,分上、下两册, 共收23个短篇。

五四运动后,俄国文学作品被大量介绍过来,契诃夫的作品也时常见于报端刊物。在报纸方面,北京出版的《晨报副刊》,在1920—1921年期间,曾先后发表了沈颖等人所译的契诃夫的《老园丁的谈话》、《神学院的学生》、《圣诞节》、《温珈》(《万卡》)等十几篇短篇。《晨报副刊》在1921 —1922年期间,也先后发表了耿勉之等人译的几篇小说。在杂志方面,1919年第六号的《新青年》上,发表了周作人译的《可爱的人》。1920年第8—12号的《新社会》上发表了耿济之译的《侯爵夫人》,5月号上又发表了耿式之译的《泞泥》,同年10月,《小说月根》出版了《俄国文学研究》号外,其中刊载了契诃夫的传记和照片,还发表了王统照译的《异邦》和邓演存译的《一夕谈》(《静诺奇卡》)两个短篇。同时,《东方杂志》上也曾发表过耿济之、胡仲持等人翻译的小说,于1921年辑成专册,作为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译的“东方文库”中的《近代俄国小说集》第3册出版。1923年共学社编译的“俄罗斯文学丛书”中又收有耿济之和耿勉之合译的 《柴霍甫短篇小说集》。以上介绍的均是散文。1921年,共学社编译的“俄罗斯文学丛书”中又专出了ー套《俄国戏曲集》,其中收有4种契诃夫的戏剧作品:郑振铎译的《海鸥》,耿式之译的《伊凡诺夫》、《万尼亚叔父》和《櫻桃因》。《俄国戏曲集》中的剧本《三妹妹》和《蠢货》、《求婚》、《婚礼》、《纪念日》等独幕剧,都由曹靖华译成中文。《三姊妹》于1925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蠢货》等独幕剧于1927年由北京未名社出版。

1924年12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由小说月报社编辑、瞿秋白等人翻译的短篇集《犯罪》;19%年4月和1927年4月上海北新书局分別出版了张友松根据三种不同英译本选译的《契诃夫短篇小说集》(卷上,并列为欧美名家小说丛刊之一)和中篇《三年》;1927年6月上海文学周报社出版了赵景深根据英译本转译的短篇集《悒郁》(共15篇)。约在1927年一1928年间,上海泰东图书馆出版王靖翻译的《柴霍甫小说》,上海真美善书店1929年转录。

1929年有4本契诃夫短篇集问世。一是上海人间书店3月出版的谢子敦据英译本转译的《艺术家的故事》,收入《嫁裳》、《农人妻》、《艺术家的放事》等5篇;二是上海北新书局4月出版,7月再版的张友松和朱溪据英译本转译的《决斗》,内收《猎人》、《一个没有結局的故事》,中篇《决斗》等5篇;三是上海出版合作社8月出版的效洵据英译本转译的《谜样的性情》,收入《邮差》、《谜样的性情》、《尸体》等7篇;四是周瘦鹃翻译的《少少许集》(俄罗斯名作家柴霍夫甫氏小小说),内收《顽劣的孩子》、 《男朋友》、《辟谣》、《黑暗中》等23篇,该书出版单位不详。

30年代是契诃夫小说译介得最多的10年。其中1930年上海开明书店一次就推出八卷本的《柴霍甫短篇杰作集》;第1卷《香滨酒》;第2卷《女人的王国》,书前有蒲宁的《柴霍甫》一文;第3卷《黑衣僧》,书前有采尔斯基《柴霍甫的生活及其小说》一文;第4卷《快乐的结局》,书前有作者之兄写的《柴霍甫作品的来源》一文;第5卷《孩子们》,书前有美国费尔普司(W • L • Phelps)的《柴霍甫论》一文;第6卷《妖妇》,书前有美国皮雷的《柴霍甫小说的分析》一文;第7卷《审判》,书前有波兰白鲁克纳的《写实主义者柴霍甫》一文;第8卷《老年》,书前有作者自传《作者的瞑目》一文。这套杰作集共收162个短篇小说,为赵景深一人所译,全集分平精装两种,3月问世后,同年12月及1933年10月分别两次重版。

这里特別要指出的是,鲁迅ー直是契诃夫作品的爱好者,他译的《坏孩子和别的奇闻》ー书,其中《假病人》、《薄记课副手日记抄》和《那是她》3篇,曾以《奇闻三则》发表在1934年12月出版的《译文》杂志第1卷第9期上;《暴躁人》和《坏孩子》两篇发表在1935年2月出版的《译文》杂志第1卷第6期上;《难解的性格》和《阴谋》两篇发表在同年第2卷第2期的《译文》上。这都是契诃夫早期用“契红德”的笔名发表的短篇小说。这部小说集的出版,不仅表现鲁迅对契诃夫的作品的喜爱,同时也是鲁迅在研究和介绍俄国文学方面留给我们的ー份珍贵的遗产。

40年代契诃夫的作品在中国问世的还有桂林新元书局出版的由彭慧翻译的中篇小说《草原》(1942),重庆古今出版社出版的由华林据英译本转译的《吻》(1943),桂林光明书局出版的由金人翻译的中篇《草原》(1944)。

此外,抗日战争期间上海世界书局还出版了芳信新译的《海鸥》、《万尼亚努舅》、 《櫻桃因》等剧本。在大后方用土纸出版过他的著名中篇《草原》和短篇小说集。1944 年契诃夫逝世40周年吋,我国文艺界在重庆等地举行了纪念活动。郭沫若为《新华日报》撰写了《契诃夫在东方》的文章。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编了ー套契诃夫戏剧作品集,其中有丽尼翻译的《海鸥》、《伊凡诺夫》和《万尼亚努努》,满涛翻译的《樱桃因》、曹靖华翻译的《三姊妹》和李健吾翻译的《契诃夫独幕剧》等。

1949年以后,契诃夫的作品更被大量的介绍过来。就在1949年的11月,上海光明书局首先出版了3卷《契诃夫短篇小说集》,共收64篇短篇小说。第1、3卷由金人翻译,第2卷由鲍群翻译。从这时起汝龙开始有计划翻译契诃夫的短、中篇小说,在1950年至1958年期间,上海的平明出版社和新文艺出版社先后出版了他所译的27 卷《契诃夫小说选集》,共收220篇小说,比起1930年开明书店出版的《柴霍甫短篇杰 作集》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使我们能比较全面了解契诃夫的作品,这27卷小说集都各有题名,在每卷的前面,都附有论述或回忆契诃夫的文字,并附印图片等。除去小说外,这套集子里还译有契诃夫写的日记和札记。

当1954年契诃夫逝世50周年时,我国曾响应世界和平理事会的号召,在北京、上 海、广州、武汉、重庆、沈阳等大城市都举行了纪念活动,出版他的作品,上演他的《万尼亚舅舅》和独幕剧,放映根据他的作品摄制的影片如《挂在脖子上的安娜》等。就在 这一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新印了丽尼译的《海鸥》、《伊凡诺夫》和《万尼亚f舅》,满涛 译的《櫻桃因》,曹靖华译的《三姊妹》和《契诃夫独幕剧集》,新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焦 菊隐泽的《契诃夫戏剧集》,其中重译了他的5个多幕剧,并附印了苏联舞台演出契诃 夫的剧照多幅。为了纪念契诃夫逝世50周年,剧本月刊社编印了《纪念契诃夫专 刊》;纪念契诃夫逝世50周年筹备委员会还编印了《纪念契诃夫画冊》。1955年,中国 青年出版社出版了汝龙译的《契诃夫短篇小说选》,共收了 21篇小说;1958年,人民文 学出版社又出版了汝龙译的《契诃夫小说选》,上下两册,共收了 30个短篇,它们都受 到了广大读者的欢迎。

改革开放后契诃夫的作品也大量出版,但基本是再版一些老译本,汝龙27卷在 80年代和90年代两次被上海译文出版社再版。安徽文艺出版社在1996年也再版了 汝龙的这套集子。

此外80年代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了张宗慎翻译的《契诃夫的戏剧创作》(叶尔米洛夫著,1985),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贾植芳翻译的《契诃夫手记》(1983),90年代 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了朱逸森翻译的《契诃夫怎样创作》(帕佩尔内著,1991)。

关于契诃夫的传记,国内翻译出版的有柴霍甫•米哈的《柴霍甫评传》(陆立之译,上海神州国光社,1932),弗里采的《柴霍甫评传》(毛秋萍译,开明书店,1934),高 尔基的《回忆契诃夫》(巴金译,平明出版社,1950),叶尔米洛夫的《契诃夫》(陈冰夷译,人民文学出版,1950),B •叶尔米洛夫的《契诃夫》(张守慎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1960)等。

威海翻译公司分享

400-631-8682